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醫學論文 > 宮頸癌診斷中超聲造影定量的使用意義

宮頸癌診斷中超聲造影定量的使用意義

時間:2020-01-02 11:01作者:李佳斐 劉瑞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宮頸癌診斷中超聲造影定量的使用意義的文章,陰道鏡宮頸活檢是一種簡單且能有效診斷宮頸癌的方法,但是作為有創性檢查,較難普及[10]。超聲造影定量是一種重要的檢查方法,可反映組織的血流灌注信息,可動態觀察病灶內造影劑的灌注全過程。

  摘    要: 目的 探討超聲造影定量在宮頸癌診斷中的應用價值。方法 選擇2016年8月至2019年1月在長安大學醫院診治的疑似宮頸癌患者570例作為研究對象,所有患者都給予超聲造影定量檢查和陰道鏡下宮頸活檢,判斷超聲造影定量的診斷價值。結果 超聲造影定量診斷宮頸上皮內瘤變(CIN)Ⅰ級260例,CINⅡ級120例,CINⅢ級97例,宮頸癌70例,與陰道鏡下宮頸活檢診斷的符合率分別為93.2%、98.4%、99.0%與98.6%;將不同級別CIN的時間-強度曲線參數測值進行比較,宮頸癌的峰值強度(PI)和達峰時間(TTP)明顯高于CINⅠ級(P<0.001),CINⅡ級和CINⅢ級的各參數兩兩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單因素分析顯示,合并糖尿病、產次、初潮年齡、孕次與超聲造影定量漏診宮頸癌顯著相關(P<0.05);多因素Logistic回歸分析結果顯示,合并糖尿病、產次、初潮年齡為影響超聲造影定量漏診宮頸癌的主要因素(P<0.05)。在診斷為宮頸癌的71例患者中,超聲造影定量診斷的靈敏度為98.6%(70/71),特異度為100.0%(499/499)。結論 超聲造影定量在宮頸癌診斷中的應用具有較高的準確性,合并糖尿病、產次、初潮年齡為導致漏診的影響因素。

  關鍵詞: 超聲造影定量; 宮頸癌; 產次; 初潮年齡; 診斷;

  宮頸癌是常見的婦科惡性腫瘤,我國是宮頸癌發病人數最多的國家之一,每年新發病例數在10萬人以上[1]。宮頸上皮內瘤變(CIN)是與宮頸癌緊密相關的癌前病變,CIN發展為宮頸癌需要10~15年,因此及時有效地治療CIN可降低宮頸癌的發病率[2]。巴氏涂片法為當前宮頸癌健康普查中的首選方法,但是存在50%以上的假陰性率[3]。液基細胞學檢查可提高異常細胞的陽性檢出率,減少了漏診,但是對于標本的要求較高[4]。陰道鏡下宮頸活檢是一種簡單而有效的診斷宮頸癌的方法,但屬于有創檢查[5]。超聲造影定量是將微泡造影劑經外周靜脈注射后到達靶器官或靶組織,通過增強后散射、改變聲衰減等原理,增加血流與周圍組織間回聲,有利于鑒別病灶組織和周圍正常組織,從而具有較高的臨床診斷價值[6,7]。本研究探討了超聲造影定量在宮頸癌診斷中的應用價值,現將結果報道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選擇2016年8月至2019年1月在長安大學醫院(以下簡稱“本院”)進行診治的570例疑似宮頸癌患者作為研究對象。納入標準:患者知情同意本研究;年齡20~70歲;婦科檢查見宮頸充血、水腫、糜爛、外陰瘙癢等,符合CIN的診斷標準;臨床與影像學資料完整;排除標準:妊娠與哺乳期女性;既往曾行全子宮切除術或宮頸切除手術者;臨床資料缺乏者。研究得到本院倫理委員會的批準。570例患者中,年齡25~79歲,平均(56.22±3.21)歲;平均孕次(2.87±0.67)次;平均產次(1.82±0.88)次;病程7d至7年,平均(3.14±0.67)年;平均受教育年限為(14.56±2.56)年。

  1.2、 方法

  所有患者均由同一組超聲醫師團隊完成檢查,使用的Phillip iU 22超聲診斷儀配有高頻線陣探頭,探頭頻率4~9MHz;造影劑為含有SF6活性成分的SonoVue;颊呷⊙雠P位,適度充盈膀胱,檢查前患者禁食8h,選擇直徑最大、血流量最豐富的病灶處進行檢查,轉換至造影模式。建立肘靜脈通道,將SonoVue粉劑2mL與5mL生理鹽水混合,震蕩混勻后采用18G套管針穿刺肘正中靜脈注入1.2mL,時間為3~6min,持續觀察病灶和周圍組織的造影過程,并動態儲存造影圖像。然后使用Phillip自配造影分析軟件,對病灶進行時間-強度曲線分析,量化指標主要包括達峰時間(TTP)、峰值強度(PI)和曲線下面積(AUC),所有指標取3次計算平均值。
 

宮頸癌診斷中超聲造影定量的使用意義
 

  1.3 、陰道鏡下宮頸活檢

  所有患者均給予陰道鏡下宮頸活檢,在月經結束后3~7d進行。使用窺陰器充分暴露宮頸,肉眼觀察,然后涂以5%冰醋酸觀察陰道宮頸上皮及血管變化,主要觀察病灶的血管結構、邊界、形態、顏色等。對可疑病變區作定位多點活檢,取轉化區3、6、9、12共4點活檢,取得的活檢標本以甲醛溶液固定后進行病理檢查。

  1.4、 判斷標準

  所有患者的診斷以陰道鏡下宮頸活檢診斷結果為“金標準”,所有病理結果均由本院病理科醫師做出報告。

  組織病理學分級診斷標準:CINⅠ級,輕度宮頸不典型增生,病變局限于鱗狀上皮的下1/3,存在細胞核異型性和輕度核分裂現象;CINⅡ級,中度宮頸不典型增生,細胞核異型性和輕度核分裂象位于鱗狀上皮層的下1/3~2/3;CINⅢ級,重度宮頸不典型增生,病變范圍累及鱗狀上皮的上1/3,存在明顯的細胞核異型性和顯著增多的核分裂象,可見不典型核分裂現象[8]。

  所有超聲造影分級結果均由兩名副主任醫師及以上職稱的醫生進行判定,結果不一致時由主任醫師進行最終判定。超聲造影診斷宮頸病變的標準:宮頸癌,增強早期,宮頸病變區域增強發生早于子宮體肌層,表現出均勻和非均勻性高增強;增強晚期,病變區域中心呈低增強,造影劑消退時間早于子宮體肌層,病變周圍區域呈環狀稍高增強區,消退時間稍微較晚,與子宮體形成明顯分界線。CINⅠ級:注入造影劑后宮頸組織強化欠均勻。CINⅡ級:注入造影劑后宮頸局部灰度增強。CINⅢ級:注入造影劑后宮頸局部灰度明顯增強,出現異常強化區域[9]。

  1.5 、臨床資料調查

  記錄所有患者的一般資料,包括姓名、年齡、臨床癥狀、孕產史、體質量指數、既往史、家族史、受教育年限、病程、初潮年齡、合并癥、檢查結果等。

  1.6、 統計學處理

  選擇SPSS21.0軟件進行分析,計量資料采用表示,多組間比較采用單因素方差分析,兩組間比較采用獨立樣本t檢驗;計數資料采用百分數表示,組間比較采用χ2檢驗;影響因素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歸分析。以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超聲造影定量診斷結果

  在570例患者中,超聲造影定量判斷為CINⅠ級260例,CINⅡ級120例,CINⅢ級97例,宮頸癌70例。將不同級別CIN的時間-強度曲線參數測值進行比較,宮頸癌的PI和TTP明顯高于CINⅠ級(P<0.001),CINⅡ級和CINⅢ級的各參數兩兩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

  表1 超聲造影定量診斷結果
表1 超聲造影定量診斷結果

  注:與CINⅠ級比較,*P<0.001。

  2.2、 超聲造影定量診斷和病理診斷對宮頸癌的診斷價值比較

  在570例患者中,病理診斷為CINⅠ級279例,CINⅡ級122例,CINⅢ級98例,宮頸癌71例。以病理檢查結果作為“金標準”,超聲造影定量判斷CINⅠ級、CINⅡ級、CINⅢ級、宮頸癌與病理診斷的符合率分別為93.2%(260/279)、98.4%(120/122)、99.0%(97/98)與98.6%(70/71),其中CINⅠ級漏診19例,CINⅡ級漏診2例,CINⅢ級、宮頸癌各漏診1例。

  2.3、 影響超聲造影定量漏診的單因素分析

  單因素分析顯示,合并糖尿病、產次、初潮年齡、孕次與超聲造影定量漏診宮頸癌顯著相關(P<0.05)。見表2。

  表2 超聲造影定量漏診宮頸癌的單因素分析(n=570)
表2 超聲造影定量漏診宮頸癌的單因素分析(n=570)

  2.4、 影響超聲造影定量漏診的多因素分析

  將單因素分析中,有統計學意義的4個指標作為自變量進行多因素Logistic回歸分析,結果顯示,合并糖尿病、產次、初潮年齡為影響超聲造影定量漏診宮頸癌的主要因素(P<0.05)。見表3。

  表3 超聲造影定量漏診宮頸癌的多因素分析(n=570)
表3 超聲造影定量漏診宮頸癌的多因素分析(n=570)

  注:變量賦值中,合并糖尿。菏=0,否=1;初潮年齡:≥14歲=0,<14歲=1;產次:≥2次=0,<2次=1

  2.5、 診斷效能分析

  在診斷為宮頸癌的71例患者中,超聲造影定量診斷的靈敏度為98.6%(70/71),特異度為100.0%(499/499)。

  3、 討論

  在女性惡性腫瘤中,宮頸癌的發病率僅次于乳腺癌。我國每年新發宮頸癌病例占全球的1/5,且年輕宮頸癌患者的發病率以每年2.5%的速度增長,直接威脅到女性的健康[8]。CINⅠ級為低級別上皮內瘤變,CINⅡ、Ⅲ級為高級別上皮內瘤變。有研究報道顯示,CINⅠ級患者中約有15%會發展為宮頸癌,CINⅡ、Ⅲ級進展的風險分別為30%及45%[9]。因此,早期發現、早期診斷具有重要的臨床意義。

  陰道鏡宮頸活檢是一種簡單且能有效診斷宮頸癌的方法,但是作為有創性檢查,較難普及[10]。超聲造影定量是一種重要的檢查方法,可反映組織的血流灌注信息,可動態觀察病灶內造影劑的灌注全過程。對于惡性腫瘤而言,其新生血管豐富,存在著大量的動靜脈瘺,管壁缺乏肌層,血流流速較快,為臨床鑒別診斷提供了基礎[11]。

  本研究顯示,超聲造影定量判斷為CINⅠ級260例,CINⅡ級120例,CINⅢ級97例,宮頸癌70例,與病理診斷的符合率分別為93.2%、98.4%、99.0%與98.6%,其中CINⅠ級漏診19例,CINⅡ級漏診2例,CINⅢ級、宮頸癌各漏診1例,表明超聲造影定量診斷宮頸癌的效果較好,這是由于超聲造影的造影微泡能進入靶器官毛細血管,有利于顯示臟器血流信息,可以反映病灶和周邊正常組織之間的不同,從而提高診斷效果。將不同級別CIN的時間-強度曲線參數測值進行比較,宮頸癌的PI和TTP明顯高于CINⅠ級,CINⅡ級和CINⅢ級的各參數兩兩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這可能是由于惡性腫瘤的生長與新生血管的關系密切,而新生血管缺乏肌層且子宮壁層走形彎曲[12],容易形成動靜脈瘺,從而使造影劑在短時間內大量進入病灶范圍內,提示了腫瘤組織的血流灌注量較正常組織大。CIN患者通常無典型的臨床表現和體征,主要表現為接觸性出血或陰道不規則流血及白帶異常,但是較多宮頸病變患者因無特征性臨床表現而延誤診斷及治療[13]。超聲造影定量中的微氣泡是一種血管示蹤劑,具有時間和空間分辨力高的優勢,且超聲造影劑能夠實時觀測斑塊灌注情況,有利于實時了解病灶情況[14,15]。本研究單因素分析顯示,合并糖尿病、產次、初潮年齡、孕次與超聲造影定量漏診宮頸癌相關(P<0.05);多因素Logistic回歸分析結果顯示,合并糖尿病、產次、初潮年齡為影響超聲造影定量漏診宮頸癌的主要因素。合并糖尿病、產次過多、初潮年齡較早的女性,因宮頸病變情況較復雜,早期宮頸病變不典型,在臨床上容易出現漏診[16],并且超聲造影定量對于操作人員的技術要求比較高[17]。本研究也有一定的不足,納入的樣本數量較少,將在后續研究中加大樣本量進一步研究分析。

  綜上所述,超聲造影定量在子宮頸癌診斷中的應用具有較高的準確性,合并糖尿病、產次、初潮年齡為導致漏診的主要因素。

  參考文獻

  [1] 周海萍,謝麗丹,涂曉波.宮頸癌患者超聲造影特征與患者臨床預后因素關系的分析[J].中國婦幼保健,2018,33(3):694-697.
  [2] ARUL PONNI T R,AVINASH H U,NIRMALA S,et al.Optimal technique of radiotherapy for carcinoma cervix in developing countries:dosimetric and logistic comparison[J].J Cancer Res Ther,2018,14(6):1207-1213.
  [3] 施龍,周妮,倪倩倩,等.CEUS與常規超聲對宮頸癌的早期診斷及臨床分期比較[J].西南國防醫藥,2018,28(12):1250-1253.
  [4] SKINNER O T,BOSTON S E,GIGLIO R F,et al.Diagnostic accuracy of contrast-enhanced computed tomography for assessment of mandibular and medial retropharyngeal lymph node metastasis in dogs with oral and nasal cancer[J].Vet Comp Oncol,2018,16(4):562-570.
  [5] PALSDOTTIR K,EPSTEIN E.A Pilot Study on Diagnostic Performance of Contrast-Enhanced Ultrasonography for Detection of Early Cervical Cancer[J].Ultrasound Med Biol,2018,44(8):1664-1671.
  [6] 呂濤,李平新,呂曉玉,等.超聲造影對宮頸癌診斷價值的應用研究[J].貴州醫藥,2016,40(7):765-766.
  [7] 黃秀娟,楊順實,李玨穎.宮頸癌經陰道超聲造影表現及其臨床意義[J].武漢大學學報(醫學版),2016,37(6):934-937.
  [8] YTRE-HAUGE S,DYBVIK J A,LUNDERVOLD A,et al.Preoperative tumor texture analysis on MRI predicts high-risk disease and reduced survival in endometrial cancer[J].J Magn Reson Imaging,2018,48(6):1637-1647.
  [9] JIANG W,WEI H Y,ZHANG H Y,et al.Value of contrast-enhanced ultrasound combined with elastography in evaluating cervical lymph node metastasis in papillary thyroid carcinoma[J].World J Clin Cases,2019,7(1):49-57.
  [10] 余秀華,李彩云,施紅,等.常規超聲聯合超聲造影成像對宮頸癌診斷及分期初步研究[J].臨床軍醫雜志,2017,45(1):60-63.
  [11] SIMONSEN T G,LUND K V,HOMPLAND T,et al.DCE-MRI-Derived Measures of Tumor Hypoxia and Interstitial Fluid Pressure Predict Outcomes in Cervical Carcinoma[J].Int J Radiat Oncol Biol Phys,2018,102(4):1193-1201.
  [12] 李付連,索玉平,王謀香,等.G蛋白偶聯受體4對人乳頭瘤病毒感染宮頸癌組織新生血管建立的影響和診斷價值[J].中國綜合臨床,2018,34(3):214-217.
  [13] ZHANG Q,LIU A,WU J J,et al.Primary malignant mixed Mullerian tumors of the fallopian tube with cervix metastasis:a rare case report and literature review[J].Medicine(Baltimore),2018,97(28):e11311.
  [14] 張瑤,韓冰,王連雙,等.艾滋病合并特殊感染及腫瘤的超聲聲像圖與超聲造影表現[J].河北醫藥,2017,39(10):1514-1517.
  [15] ZHANG Z,WANG Z,ZHAO R.Dynamic Contrast-Enhanced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of Advanced Cervical Carcinoma:The Advantage of Perfusion Parameters From the Peripheral Region in Predicting the Early Response to Radiotherapy[J].Int J Gynecol Cancer,2018,28(7):1342-1349.
  [16] 黎婧.超聲造影與彩色多普勒聯合評估宮頸癌術前分期的臨床應用價值[J].檢驗醫學與臨床,2017,14(4):522-523.
  [17] ARIJI Y,FUKUDA M,KISE Y,et al.Contrast-enhanced computed tomography image assessment of cervical lymph node metastasis in patients with oral cancer by using a deep learning system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J].Oral Surg Oral Med Oral Pathol Oral Radiol,2019,127(5):458-463.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河南11选5任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