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小說《布萊爾小姐》中戲劇性刻畫

小說《布萊爾小姐》中戲劇性刻畫

時間:2019-12-19 10:17作者:鄭淑娟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小說《布萊爾小姐》中戲劇性刻畫的文章,新西蘭短篇小說家曼斯菲爾德將其戲劇性人生投射到其寫作中,使得其作品也充滿著戲劇性。其短篇小說《布萊爾小姐》在1999年被新西蘭劇作家以音樂劇的形式呈現于舞臺上,這充分印證了其戲劇化的寫作風格。

  摘    要: 曼斯菲爾德的短篇小說《布萊爾小姐》描述了獨居在法國的單身老處女布萊爾的戲劇性人生。以戲劇性為主線,在小說文本中,曼斯菲爾德通過戲劇性場景的設置,打造了兩個不同的舞臺,將戲劇演出中“第四堵墻”在文本中進行了呈現與消弭;通過采用第三人稱有限視角的敘事方式將戲劇性獨白與對話進行淋漓盡致的運用;此外,戲劇性音樂貫穿了整個故事,增強了文本的敘事性效果,刻畫了布萊爾小姐的悲劇人生。

  關鍵詞: 《布萊爾小姐》; “戲劇性”; 音樂;

  Abstract: Miss Brill presents the old British bachelor Miss Brill's tragic theatrical life in France.By deliberately designing theatrical stages,Catherine Mansfield presents and then terminates the “Fourth Wall”in the text;by applying the third-person limited point of view,Mansfield makes the best use of the dramatic monologue and dialogue.Furthermore,music also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creating the theatrical effects in the story,intensifying the aesthetical effect of the tragedy.

  Keyword: Miss Brill; “theatricality”; music;

  0 、引言

  新西蘭短篇小說家曼斯菲爾德將其戲劇性人生投射到其寫作中,使得其作品也充滿著戲劇性。其短篇小說《布萊爾小姐》在1999年被新西蘭劇作家以音樂劇的形式呈現于舞臺上,這充分印證了其戲劇化的寫作風格。在小說《布萊爾小姐》中,曼斯菲爾德運用了戲劇性獨白與對話、戲劇性場景與音樂,有效地與小說中的敘事因素相結合,刻畫了布萊爾小姐的悲劇人生。

  1、“戲劇性”概念

  漢語的“戲劇性”一詞在英語中有兩個對應的單詞“dramatism”和“theatricality”。古希臘亞里士多德最早對“drama”的內涵進行了闡釋,從文學的構成性(戲劇的情節、結構、語言等)界定了戲劇性(dramatism)的含義。而“theatricality”則最早出現在托馬斯·卡萊爾(Thomas Carlyle)的作品《法國大革命》中,更多地著眼于戲劇的舞臺呈現。盡管從歷史角度看,學界對于“戲劇性”一詞的側重點的分歧一直存在,但是“當一部完整的戲劇作品被‘立’在舞臺上時,這兩者就完全融為一體,不可分割了。文學構成中的戲劇性為舞臺呈現中的戲劇性提供了思想感情的基礎、靈感的源泉與行為的動力;后者則賦予了前者以美的、可感知的外形,也可以說,后者為觀眾進入前者深邃的宅院,提供了一把開門的鑰匙。這兩者的完美結合,便是戲劇性的最佳狀態”[1]。這種“戲劇性指能讓人主動脫離、疏遠正義者遭受的痛苦,或者對此痛苦冷眼旁觀并自我反思,從而保持自我批判距離的各種效力”[2]153。譚霈生也指出,“戲劇性”是在假定的情境中展開直觀的動作,而這樣的情境又能產生懸念、導致沖突,懸念吸引誘導著觀眾,使他們通過因果相承的動作洞察到人物性格和人物關系的本質。[3]234學界一般認為,戲劇性應該包括戲劇動作、戲劇沖突、戲劇情境三要素。“戲劇性”強調自我意識和情感的自我投射。本文認為,短篇小說《布萊爾小姐》中充滿了戲劇性。小說中的主人公有時似乎置身于世俗之外,以觀眾的角度欣賞戲劇性的世界;有時又有意識地以演員身份參與戲劇的演出。布萊爾小姐的戲劇性人生最終在現實重磅打擊之下,土崩瓦解。
 

小說《布萊爾小姐》中戲劇性刻畫
 

  以戲劇性為主線,本文將討論小說運用戲劇性場景設置、戲劇性獨白與對話、戲劇性音樂來證實短篇小說《布萊爾小姐》如何以戲劇性文本的寫作方式來刻畫一位孤獨的老年女性的悲劇人生。

  2、 戲劇性場景設置

  在一部完整的戲劇性文學作品構成中,戲劇性首先表現為一種集中性,所有的情節在有限的空間和濃縮的時間內集中展現出來,觀眾通常來不及細細品味,就要直面舞臺的呈現。好的劇本應該“填詞之設,專為登場”[4]65,這種舞臺設計把演出效果和觀眾放在了極其重要的位置上。戲劇需要依賴舞臺表演,會受到空間的限制,因此,場景的集中成為戲劇最常見的藝術手段。

  《布萊爾小姐》所涉及的地方有限:狹窄的家與公園。布萊爾被置于一個幾乎閉鎖的舞臺上,也沒有什么動作。但是,空間的限制卻給了布萊爾心靈的自由。整篇小說記錄了主人公的心路歷程,狐皮圍巾成為故事的敘事軸心,作者依據它來調整敘述節奏:狐皮圍巾與布萊爾小姐一樣因被囚禁而渴望被釋放的自由,她們共同見證了公園內青春少年的快樂,也目睹了褪色的貂皮帽的悲哀,最后共同陷入了永遠封閉的絕望。小說中象征布萊爾本人的狐皮圍巾在文本結構中產生了一種向心力,整個故事因狐皮圍巾起又以狐皮圍巾終,形成一個閉合的結構,成為隱喻意義上的舞臺。小說僅有的兩處景色描寫也與舞臺緊密相關:“藍藍的天空像被灑上了金粉。燦爛的光點如同白葡萄酒一樣傾瀉在亞丁斯公園上空”[5]33(1),敘述節奏輕快明朗,速度緩慢。“沒有一絲風,但張開嘴還是會感覺到微微的涼意。就像喝冰水時從玻璃杯里騰起的寒氣。又有一片葉子從天空的某處飄然降下。”[5]33平敘的方式將讀者自然而然地引入情境。接下來的描寫都是布萊爾坐在公園的一張椅子上所觀察到的場景。敘事節奏從歡快明朗轉至淡淡的哀婉低沉,然后是強弱節奏的交叉。敘事時間也相應拉長。整個故事情節基本上采用了聚焦式寫法,照相機位置固定,通過鏡頭的轉化來完成內容的填充。讀者隨著鏡頭的變化由近及遠又回到眼前:

  近景:在亭子中表演的樂隊和同在一條椅子上的老年夫婦。

  稍遠景:公園中盡情享受的年輕人和坐在邊緣的、沉默的老年看客。

  遠景(舞臺背景):大樓后面是一些頎長的樹,葉子黃黃的,有氣無力地垂著。透過樹可以看見一線海,藍藍的天邊是一道道金色的云紋。[5]33

  由上文內容可知如下特征:

  特寫:貂皮帽妓女與灰西裝的紳士

  想象中的遠景:歌唱團隊

  近景:年輕情人的嘲諷

  這種現性結構的場面不僅一一在布萊爾小姐眼前放映,也同時放映在讀者面前。布萊爾在看他人演出,讀者則在觀看正在觀劇的布萊爾的演出,最后的合唱環節則是將兩個舞臺合二為一,布萊爾直接走上舞臺。這兩個舞臺分別在舞臺和布萊爾、舞臺與讀者、讀者和文本間產生了一種距離感,隨之自然地形成了兩組“演”和“觀”的位置關系。“在戲劇形態的發展中,歷史地形成了‘觀’與‘演’之間的距離,這是戲劇藝術成熟與定型的標志。作為一個‘重要的模式’,它決定著、制約著舞臺藝術的一系列特征。”[1]小說中,曼斯菲爾德設計了兩個劇本,布萊爾既是觀眾又是“演員”———在讀者眼中自始至終的演員和布萊爾自己代入的演員角色。戲劇中“第四堵墻”被設置又被打破。傳統意義上的“第四堵墻”將觀眾與舞臺進行了隔離,演員在舞臺上傾情演出,創造出真實的舞臺幻覺,觀眾則置身于“第四堵墻”之外,將舞臺上的一切不自覺地安排在自己所能感知的一個模式中,并按照自己的理解去解讀這個模式的意義,從而產生虛幻的真實感。“第四堵墻”又將演員與觀眾隔開,圓亭中激情演奏的樂隊和公園中嬉戲玩耍的游人都沉浸在演出的世界,絲毫沒有注意到作為觀眾的布萊爾,這種被隔離感又驅使布萊爾去打破“第四堵墻”,取消觀眾與演員的這種靜觀審美距離,親自參加舞臺的演出,進入演員的內心世界,用語言、眼神等和觀眾交流。“對,我當演員已經很久了。”文本特地強調布萊爾的動作與表情:“撫平報紙”“溫柔地說”。這也正是戲劇表演的要求———某種感情與聲音的強化,可能正是戲劇的美妙與詩意之所在。布萊爾恰如其分的表演既符合舞臺上觀眾和演員的“莊嚴的距離”所需要達到的效果,又滿足了觀眾主觀情感的需要,而這一切的舞臺表現又僅僅發生在布萊爾所坐的窄窄的長凳上,當現實中的青年男女來到長凳旁打破了正沉浸在幻想中的布萊爾的美夢時,觀眾與布萊爾一樣瞬間被冷漠的“墻”隔開,殘忍的現實與剛才美妙的幻境形成強烈的對比,強化了小說的“戲劇性”表現力。

  3、 戲劇性獨白與對話

  曼斯菲爾德在小說中主要采用了第三人稱有限敘事視角,穿插融合了第一人稱內心獨白,第二稱敘事和第三人稱直接引語以及旁觀者客觀敘事等多角度視點。其中第三人稱有限視角和布萊爾的反射性內部敘事視角形成一種敘事張力,暴露了她可笑又可悲的生活觀,而第三人稱的直接引語則成為布萊爾戲劇性人生悲劇結局的直接導火索。

  小說情節發展的第一階段,就是主人公布萊爾小姐的內心獨白。作為主線的小狐皮圍巾的老舊孤獨狀態為整個作品的悲劇氛圍進行了鋪墊,影射了主人公的命運。

  戲劇性獨白在維多利亞時期達到應用的高峰,以分解“人物中的行動”和“靈魂的成長”為終極原則。它使得作者的聲音弱化,凸顯作品主人公內心無法向外人表達的難言之隱,人物的塑造也就從主觀轉向表層上的客觀。小說的開始,布萊爾小姐與小狐皮圍巾的對話不是一種我與你的關系,而是布萊爾一人的獨白,但獨白又承載著兩種聲音:主人公外顯的聲音和隱藏于其中的顛覆性聲音。“當她呼吸時,似乎有一種輕柔憂郁的東西———不,不是憂郁———是某種溫柔的東西在她的胸中移動。”[5]33藏在盒子里的圍巾被拿出來重見天日,意味著布萊爾心中的渴望———被禁錮在匣子里急切地要被認知。但是對小狐皮圍巾受傷的鼻子的刻意掩飾也預示著布萊爾自欺欺人的憂慮。

  小說典型的第二次內心獨白發生在貂皮帽女人被厭棄后,布萊爾想象自己與貂皮帽的不同身份。“‘女演員———是你嗎?’布里爾小姐于是撫平報紙,仿佛這是她的臺詞,并且溫柔地說道:‘是的,我當演員已經很久了。’”[5]33這一對話突出了主人公自我定義的強烈心理需求,揭示了她最隱秘的情感真相,她對自我身份的焦慮,戲劇性地呈現出主人公意識的發展過程。布萊爾的夢境狀態和保持沉默卻頭腦清醒的“我”與在“我”的引導下能動的讀者之間形成張力,讀者被不自覺地引入參與敘事,為之后的戲劇性效果鋪平道路,也“在某種加強讀者興趣程度的基礎上,向讀者揭示了敘事者的性格和品質”[8]70。

  布萊爾戲劇性獨白最終被真正現實中的對話所替代,也最終完成了悲劇的構建。真實對話具有客觀性,不摻雜任何他者的介入,既忠實于內容,又忠實于語言本身,包括語音語調,因而更具有沖擊力。日常交際對話語境為“說話人→訊息→聽話人”;在戲劇中的對話語境則包含兩個交流層面:

  劇中說話人→訊息→劇中聽話人

  劇作者→訊息→觀眾(讀者)[6]149

  曼斯菲爾德則將這兩個層面有效地融合為一體:劇中說話人→訊息→劇中聽話人→訊息→(劇作者)隱藏聽眾→觀眾。

  對話的青年男女既看到了布萊爾又忽略了她的存在,從而產生了戲劇反諷效果。讀者通過主人公的視覺、聽覺、感覺和潛意識能夠直接體驗到布萊爾的內心。“凱瑟琳·曼斯菲爾德在她的作品中從不以敘事者出場,她完全融入她的角色內心,用他們的語調和方式進行思考。”[7]248這樣,讀者就與主人公一起感受著自己主觀的期待和客觀現實之間殘酷的沖突。

  “可是為什么?是因為坐在那一頭的那個愚蠢的老家伙嗎?”小伙子問。“她為什么要到這里來———誰需要她?她為什么不把她那副愚蠢的尊容留在家里?”

  “她的那條皮圍巾太滑稽了。”姑娘哈哈地笑著說,“和一條炸鱈魚完全一樣。”[5]23

  對話者和真正意義上的聽話者之間形成強權與弱勢的關系。黑格爾認為:“真正的悲劇性沖突可以通過這樣兩種方式得到解決(達到和解):一種是沖突的雙方均遭毀滅;另一種是沖突的雙方其中有一方實行退讓,撤回原先的那種片面性要求,并與雙方和解。”[8]311在強權之下,布萊爾別無選擇,“這是一個舞臺”幻象的徹底破滅,之前布萊爾自我構建的生活意義剎那間消逝,悲劇最終形成。

  4 、戲劇性音樂

  《布萊爾小姐》另一個突出的特征是戲劇性音樂的使用。小說借助于音樂的敘事功能(盡管音樂的敘事功能較弱),并有效地利用了音樂抒發情感、描寫沖突和營造氛圍的主要功能。音樂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能吸引讀者并感動讀者,給讀者以審美的享受,造成讀者心理上既在預期之內又超出預期的心理體驗。

  首先,音樂藝術中音樂的運動方式與戲劇性的張力模式之間存在某種對應的關系。小說通過描寫樂隊所發出的不同聲響來制造不平衡的效果,通過調節音樂的節奏、力度和音高來調動讀者的情緒。小說開始,當布萊爾小姐來到公園時,樂隊的演奏使她充滿愉悅之情:“這時傳來‘長笛般’柔和清亮的一小段音樂———十分悅耳———一長串活潑的急降。”[5]33清澈活潑的旋律和對演出者俏皮的比喻透露出主人公歡快的情緒。

  音樂的抒情性再一次出現是樂隊在休息一段時間后的重新演奏。

  “他們演奏的樂曲熱烈、明快……曲調升華,升華,陽光燦爛,布里爾小姐感到再過一會兒他們所有的人,劇團全體人員都會唱起來。那些年輕的人,那些在一起活動的笑著的人會先開始歌唱,然后堅定勇敢的男聲會加入進來,然后她也加入,還有長凳上坐著的其他人———他們會以伴唱的形式加入進來———聲音很低,幾乎沒有起伏,非常動聽———感人……”[5]33

  這段音樂的作用在于它擔當起敘事過程中的橋梁,它出現在一個戲劇沖突過后的緩沖地帶,為下一個更為劇烈的沖突做好準備,當主人公經歷過一段戲劇性沖突的洗禮之后,內心會產生強烈的傾訴欲望,但是對于布萊爾小姐而言,她沒有實際的傾訴對象,因為她的所有情感都被投射于音樂之中,因而此時音樂的抒情性也就越發強烈。不同于純音樂,穿插于小說中的音樂是塑造人物性格、推動情節發展的重要因素。這次的音樂是一種復調性音樂,有主唱,有伴唱,形成一種此起彼伏、你追我趕的勢頭,音樂的戲劇性在“音響流”中得以完整地體現,正如瓦格納所言:“音樂家使沉默變有聲的可靠性是‘無終旋律’。”但是音樂中“透著一絲涼意———一種難以言狀的東西。是什么呢?———不是悲哀———不,不是悲哀———是一種使你想唱歌的氣氛”[5]33,又使小說的敘事性得以展開。

  其次,音樂在小說中的戲劇性還體現在其所設置的沖突性。樂隊第一次和第二次出現時,雖有不和諧因素的存在,但主體上樂隊的音樂充滿浪漫性:旋律的抒情性和和聲的展示或想象。然而,其第二次出現是在喜悅的心態和嚴酷現實的沖突基礎之上的,這就為小說后來的發展進一步奠定了基礎,加強了小說的悲劇性。當布萊爾小姐對公園中歡樂的人群進行有趣的觀察并為之陶醉時,她也目睹了一個穿著寒酸的老妓女竭力去勾引一個老男人,又慘遭拒絕的場面。貂皮無沿帽妓女的窘迫和“歡快的”笑與樂隊的音樂形成明顯的對比。樂隊輕柔地演奏著,鼓點聲一遍又一遍地敲出:“畜生!畜生!”這也正是布萊爾內心所想,因為老年女性尊嚴的蕩然無存使她感到悲哀。此處音樂的旋律與聲部交織方式的明顯對比性,在布萊爾小姐內心激烈的情感和外部有意地壓抑逃離形成戲劇性張力,這種逃離的方式與海明威在《大雙心河》中所用的白描手法相似———以對外部事物淺層現象的有意專注來避免心靈深處的波瀾起伏。布萊爾強迫自己感受到樂隊的歡快而不是憤怒,從潛意識中命令自己相信是那個差點被四個并排走著的姑娘撞倒的老頭滑稽而不去譴責年輕人的無理。布萊爾急于在音樂的引導下,通過視覺的轉移來消解內心的憂懼。

  在小說的結尾,曼斯菲爾德更是充分利用了英語單詞本身的語音差異將布萊爾的悲劇推向高潮。與在描寫青春少年的嘻戲場景時所選擇的主要發清輔音、摩擦音和鼻音的單詞不同,小說的最后一段中更多地使用了發爆破音的單詞。

  But to-day she passed the baker’s by,climbed the stairs,went into the little dark room-her room like a cupboard-and sat down on the red eiderdown.She sat there for a long time.The box that the fur came out of was on the bed.She unclasped the necklet quickly;quickly,without looking,laid it inside.But when she put the lid on she thought she heard something crying.[5]33

  爆破音是指發音器官在口腔中形成阻礙,然后氣流沖破阻礙而發出的音。英語中有6個完全爆破音,即/p/,/b/,/t/,/d/,/k/和/g/。小說結尾的67個單詞中,除了幾個冠詞外,幾乎都是含有完全爆破音的單詞。讀者在朗讀文本時可以強烈感受到布萊爾一直逃避壓抑、自欺欺人的情感突然崩潰時的那種絕望之情。

  5、 結語

  旅居法國的英國單身老女人布萊爾生存的心理基礎就是戲劇和表演。在她看來,他人都生活在戲劇之中,只有自己是高高在上的觀察者,作為觀眾去欣賞他人的表演。殊不知,在她觀看他人的同時,她也成為了被觀看者。當最終橫亙在看客和被觀看者之間的距離被強行打破之時,也是布萊爾真正認識到悲劇性自我的時刻。小說中第三人稱的有限敘事視角,引導讀者逐漸看清布萊爾的戲劇性人生觀不過是她掩飾、偽裝自己的真情實感,逃避現實的一種方式。處于觀察主體的布萊爾不過是一個幻象,一旦她試圖參與戲劇之中,悲劇便不可避免。

  參考文獻

  [1]董。畱騽⌒院喺揫J].戲劇藝術,2003(6):4-15.
  [2] Davies,Tracy C.Theatricality and civil society[C]∥Tracy C.Davis and Thomas Postlewait.Theatricality.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2003.
  [3]譚霈生.論戲劇性[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84.
  [4] 李漁.閑情偶寄·演習部·選劇第一[C]∥李漁全集.北京:線裝書局,2016.
  [5] Mansfield Katherine.Miss Brill[C]∥The Collected Short Stories of Katherine Mansfield.London:Penguin Books,2007.
  [6] Short,Culpeper J.&Verdonk,P(eds.).Exploring the Language of Drama—from Text to Context[M].London:Routledge,1998.
  [7] 侯維瑞.現代英國小說史[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1999.
  [8]程孟輝.西方悲劇學說史[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4.

  注釋

  1本文所引《布萊爾小姐》的中譯文文本均由本文作者翻譯,下不贅述。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河南11选5任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