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道德經》思想的現代相容性及其世界價值

《道德經》思想的現代相容性及其世界價值

時間:2019-12-27 10:20作者:辛紅娟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道德經》思想的現代相容性及其世界價值的文章,近世以來,西方各國爭相從中國道家典籍中尋找民族持續發展的智慧動力,譯介和研究老子思想已經成為國際漢學界的一種風尚,學術界甚至把《道德經》翻譯和研究成果的多寡看作是衡量一個國家漢學研究是否發達的一個重要

  摘    要: 作為中國哲學史上第一部具有完整哲學體系和辯證思想的著作,《道德經》以與先秦諸子學說迥然不同的姿態,對中華民族的性格、心態、思維產生了巨大、深遠的影響!兜赖陆洝费哉f方式的開放性與思想意涵的時代兼容性,彰顯了道家核心思想概念的世界性意義,成為中國經典文化走出去、參與世界文化對話的典型范例。

  關鍵詞: 《道德經》; 思想意涵; 世界性意義;

  Abstract: DaoDeJing,with its simplicity and awesome profundity,is like a “White Dwarf”of classical literature,so weighty,so compact,and so suggestive of a mind radiating thought at a white heat. Based on analyzing the way the DaoDeJing scripture manifests its thoughts,the present paper attempts to illustrate how key concepts embodied in DaoDeJing have acquired the worldwide significance. With this specific exploration of Chinese ideas' international enlightenment,we hope that the attempted views may shed lights upon reconstructing other Chinese classics in the Western world and may help to promote Chinese philosophy acquiring its stand in the world today.

  Keyword: DaoDeJing; thoughts and implication; worldwide significance;

  近世以來,西方各國爭相從中國道家典籍中尋找民族持續發展的智慧動力,譯介和研究老子思想已經成為國際漢學界的一種風尚,學術界甚至把《道德經》翻譯和研究成果的多寡看作是衡量一個國家漢學研究是否發達的一個重要標準。

  新形勢下,要講述中國故事,講好中國故事!兜赖陆洝芬云溲哉f方式的開放性與思想意涵的現代相容性,彰顯其核心思想的世界性意義,成為中國文化對外傳播的典型范例。

  一、《道德經》言說方式的開放性

  作為早期的哲學著作,《道德經》以“道”闡說宇宙人生和社會,并以“有、無、自然、無為、德”等范疇為輔翼,建構了一個內涵深遠的言說系統,彰顯著“道”與言說之間的張力。整部《道德經》看似格言語錄的碎片,文本以碎片的形式登場,宛如“掘自地下的遠古彩陶殘片那樣,散發出豐富而含混的文體乃至文化信息,似在無言地述說該種文體特有的表達潛能及其極限。而當眾多文體碎片競相流光溢彩地傳播各自信息時,這眾多信息量就相互擠壓或滲透成一片,時而成倍地衍生,時而又迅速地消解”,從某種意義上說,“每一種文體碎片都是一種意義生成源,它們共同構成豐富的意義‘場’”1。曾任美國國會圖書館亞洲部主任的恒慕義(A.W.Hummel)評價說:“《道德經》寫于人類的黎明,葆有黎明的清新,充滿語言的急流。”(2)

  老子試圖通過超越常規語言和對常規語言進行偏離的方式達到講述大道的目的。這種對常規語言的超越和偏離,造成老子言說中的“空”和“無”。在老子的觀念中,“無”本身是一種作用,一種力量,生發出“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和力量。“空”“無”的“缺”或“不在場”只是一種表面形式,一種暫時的“缺”,其實蘊藉著巨大的“有”。理論框架邏輯性缺失和比比皆是的語言陷阱成為《道德經》文本的典型性特征———各章之間并無明顯邏輯關聯,書中語言簡潔到語義模糊的地步。但恰恰是這些給讀者帶來閱讀障礙的語言簡潔性和各章節之間的松散邏輯成就了《道德經》在后世被頻繁翻譯、廣泛閱讀和多重建構的命運。
 

《道德經》思想的現代相容性及其世界價值
 

  《道德經》第11章,“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埏埴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老子在這里以車輪、陶器、房屋做比喻,說明“無”和“有”相互依賴,“無”成就了“有”之為“有”:沒有車輪中車轂的空隙,也就沒有車的作用,沒有陶器中間的空處,也就失去了器皿的作用;沒有房屋中央的空間,也就不可能成為房屋了。車輪、陶器、房屋之所以有它們的價值和作用,主要在于無和虛的作用2!兜赖陆洝方浀湟饬x的構成在于在場的文本意義和不在場的隱含意義的相互依賴,而不在場的“隱現”的文本意義在很大程度上成就了《道德經》就“像一個永不枯竭的井泉,滿載寶藏,放下汲桶,唾手可得”(尼采語)3。

  《道德經》用語凝練、言近旨遠的語體特色,使其成為中國乃至世界哲學文學史上的奇葩和意義汲舀不盡的豐富寶藏!兜赖陆洝“近取諸身,遠取諸物”,利用自然界實實在在的存在,以質樸的方式向歷代讀者宣講著最玄奧的道理。英國漢學家翟林奈(Lionel Giles)評述說:“原文的措辭極為模糊、簡潔,從來都沒有如此深邃的思想被包裹進如此狹小的空間。宇宙中散在一些人們稱為‘白矮星’的星體。它們常常體積很小,但擁有的原子重量相較于它們的體積來說則異常巨大,以致這些星體表面的溫度比太陽表面的溫度都高得多!兜赖陆洝房胺Q哲學文獻中的‘白矮星’:密度極高,且以白熱程度散發著智慧之光。”4《道德經》語言結構簡單,較少復雜的邏輯論證和推演表述,每一句話都蘊含著超過這句話表層意義的大量信息,以獨特的超結構的語言形式充分表現出獨具特色的中國思辨過程的特征!兜赖陆洝分性~與詞之間那種彼此限定的關系,不只是通常的表層意義上的限定關系,而是超越于這種意義之上的思辨的關系。這種語言與思辨能力的結合,構成了《道德經》獨特的言說方式,使構成它的每一個詞語在其整體的相互聯系中發揮著巨大的作用,并表現出巨大的潛力與容量。

  二、《道德經》思想意涵的現代相容性

  古漢語較少使用人稱代詞和表示因果、轉折、假設等邏輯關系的連詞,甚至在判斷句中也較少出現現代漢語判斷句的標志詞“是”。漢語的這種形散意粘、虛字發達的意合特點成就了老子天啟式的諭說。其諭說看似什么也沒說,實則在捕捉,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在流露。老子的話語,沒有人物的強行介入,沒有嚴密的邏輯論證,“只平鋪直敘地說下去,一段段格言警句連綴在一起,像一串串珍珠,也像是旁白,隨著歲月流逝,一句一句自顧自地說著,絲毫也不張揚”5。思想的影子似有還無,觀念的蹤跡可循可棄,在明白無誤展示的同時,又保留著秘而不宣的底蘊,使思想的言說具有一種令人無法抗拒的潤澤作用。通過隱性的言說,圣人的教化暗示且又有啟發;對思想的激勵看似輕微,卻綿延不絕。道德經“……我們無法阻擋它對我們的‘浸潤’作用。圣人的話對我們的思想沒有造成逼迫之勢,卻滲透了我們的思想,溶化在我們的思想當中,‘沐浴’并感染了我們的思想……在不知不覺當中傳播著,也影響了其他的方面,讓人順著同樣的思路考慮其他的領域,其他更加廣泛的,尚未發現的領域”6。

  中國傳統思想具有高度綜合性,同一部著作中常包含哲學、歷史、文學、語言、藝術等不同的成分和思維方式,因而可被各種不同傾向的思想理論運用到不同的社會環境中?梢哉f,人類所有的自我理解,都是在某個被理解的他物上實現的,并且包含著這個他物的統一性和同一性,后世的解讀對于《道德經》原文來說是一種有益的“在的擴充”7。時間距離為積極的創造性的理解提供了可能,使流傳物以更加豐富充實的面貌展現。民族文化要保持持續發展,必須得融進人類文明發展的洪流。安樂哲、郝大維認為:“《道德經》的規劃就是要從我們每一個人當中最大限度地有所取益,而我們每個人都是一種獨特經驗的總集。”8《道德經》在西方世界擁有眾多的讀者,層次不同,視角各異。但總的說來,西方世界對于《道德經》的關注絕不僅僅是滿足對他異民族文化的好奇心,而是要利用中國古代的文化、智慧傳統解決西方當下的問題。

  《道德經》文本言約義豐、含宏萬匯,內容呈現出“空”的形式,每一個詞、每一個形象都指向無限的闡釋空間,其語義的含糊性使它總會根據不同的歷史環境和個人情況生出新的意義來,任何解讀都只能將其某一方面的內容具體化,從而使其成為各種思想得以附著的復數文本。歷代解讀者各自不同的歷史和文化觀潛在參與到對《道德經》的解讀中,造就了絢麗多姿的“老學”文化景觀:政治家看到了治國方略、軍事家看到了用兵之道、企業家看到了管理經驗、養生家看到了道法之術……這些迥然有別的結論,并非老子創生《道德經》之時就固化的,而是解讀者按照已有的知識結構,對《道德經》思想內涵的闡釋與建構。

  《道德經》思想內容的日常經驗性很容易與古今中外思想體系相容,具有較高的現代相容性和參與現代學術討論的豐厚潛力。兩千五百多年來的道學使用者從《道德經》中汲取有利的教益,形成了宇宙老子、哲學老子、道德老子、政治老子、軍事老子、養生老子、經濟老子、美學老子、道教老子、文學老子、藝術老子、自然老子、物理老子等獨一無二的學術景觀。幾乎各行各業都可以從老子學說中找到本行業現代發展的智慧指導。不同時期的《道德經》注疏,都針對其時代所力圖解決的理論和現實問題,因而都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當時的時代精神,是其時代思潮在《道德經》文本中的投射。20世紀80年代以來,國外漢學研究與國內先秦諸子研究接軌,學術界思想解放,闡釋視域拓寬,對《道德經》的注解、釋義和考證研究更是呈現一派百家爭鳴的欣欣向榮景象,各行各業的學者都轉向對老子學說的研究,力圖尋找自己領域中東方智慧的啟示以促生新的學術生長點。

  三、道家核心思想的世界性意義

  《道德經》自問世以來的兩千五百年間,人們對其思想意涵的闡釋從未停止過,這些各不相同的解讀極大豐富了道家思想的哲學體系。但總體而言,人們對道家哲學的重要思想體系已基本達成共識,普遍認為“老子是個樸素的自然主義者。他所關心的是如何消解人類社會的紛爭,如何使人們生活幸福安寧。他所期望的是:人的行為能取法于‘道’的自然性與自發性;政治權力不干涉人民的生活;消除戰爭的禍害;揚棄奢侈的生活;在上者引導人民返回真誠樸質的生活形態與心境”9。道家“無為”“不爭”“尚和”“貴生”等人生論、政治論思想受到解讀者的充分關注,在歷史的長河中熠熠生輝。在全球化日益推進,文化沖突、種族沖突不斷發生的當下,越來越多的西方學者關注中國典籍《道德經》,結合各自的社會歷史境遇賦予道家思想以世界性意義,使之有效參與人類文明的互鑒與互惠10。

  (一)“無為”“不爭”詮釋和平共處的世界性意義

  《道德經》文本雖然含宏萬匯、言約意豐,究其本質卻是一本老子寫給“圣人”“侯王”等在社會上占據主導地位之人的道德寶鑒,他希望這些居于領導地位的男人實行雌柔的政策,施行無為而治,實現自然和諧。“無為”概念在《道德經》中特別重要,這個建議給圣王的策略十分簡單,即是仿效水的無為、不爭和善利萬物。水無作為,卻沉淀雜質澄清自我,滋養植物生長。與之相似,真正的圣人總是無為,那種耽于學習與實際政務的人的深思熟慮的有為,最后終將徒勞無功。“除了從‘道常無為’這一本體論的高度闡發‘無為’必然性之外,老子又從政治層面論證了‘不可為’的道理。……在充分論證‘無為’之合理性基礎上,老子將無為而治的原則應用于政治領域,提出了‘圣人處無為之事’的主張。”11

  1988年,時任美國總統的里根在國情諮文中引用《道德經》中“治大國若烹小鮮”,將《道德經》英譯推向一個歷史高點,美國有8家出版公司爭著出版英譯《道德經》,哈珀-柯林斯(Harper-Collins)出版公司最終以13萬美元購得史蒂芬·米歇爾(Stephen Mitchell)譯稿的出版權,該書出版后短短8年間,總計發行55萬余冊,其版權之高、發行數量之大、影響之廣泛,在《道德經》英譯歷史上都是極其罕見的。能夠在眾多英譯本中脫穎而出,很大程度上源自譯者米歇爾對《道德經》“無為”“不爭”等治理思想的深刻體認,不僅迎合了贊助人的需求,也滿足了經濟滯漲時期人們從中汲取管理智慧、推動經濟發展的迫切需求。2011年連任聯合國秘書長的潘基文在就職演說中援引《道德經》“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為而不爭”的名言,表示將用道家“不爭”思想踐行《聯合國憲章》時代精神,將這一智慧應用到工作中,與各國一起共同應對當今世界的挑戰,求同存異,消除爭端,找到行動上的統一性。

  20世紀末期英語世界的《道德經》研究與翻譯熱潮中,管理學者約翰·海德基于《道德經》釋解而作的《領導之道:〈道德經〉的遠古智慧》(The Tao of Leadership:The ancient wisdom of the Tao Te Ching,1985)和《領導之道:新時期的領導策略》(The Tao of Leadership:Leadership Strategies for a New Age,1986)兩部作品獲得意想不到的關注。夾雜著《道德經》英譯、闡釋和個案分析的《領導之道:〈道德經〉遠古智慧》至今保持著每年重新刊印一次的速度!兜赖陆洝57章:“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欲,而民自樸。”海德從現代領導和管理角度出發,推出英譯及其取便闡釋:“英明的領導者會在團隊中建立起一種清新而和諧的氛圍,在此環境下團隊以健康的方式自然運行。領導者沉默不言,團隊依然有序運轉;領導者不強制管理,團隊依然發揮著自己的潛力;領導者無私奉獻,團隊成員也都盡心盡力。身教而非言傳,才是好的領導。”122010年俄羅斯總統梅德韋杰夫向出席圣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的與會者建議:“遵循中國古代偉大哲學家老子的教誨來應對世界金融危機。”

  道家之“道”依托于水,水善屈從,沒有任何主動行為,《道德經》告誡統治者或想在危亂之世求生存的人們,取得勝利的方法十分簡單,即模仿水的性能。水養育萬物,萬物向水,但水并不強行支配萬物。“大道泛兮,其可左右。萬物恃之以生而不辭,功成不名有。衣養萬物而不為主,可名于小;萬物歸焉而不為主,可名為大。以其終不自為大,故能成其大。”(《道德經》34章)因此,“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以其無以易之。弱之勝強,柔之勝剛,天下莫不知,莫能行”(《道德經》78章)。道家的“柔弱”“不爭”,“并不是一種自我放棄,并不是對于一切事、一切人的放棄,也不是逃離社會或遁入山林。他的‘不爭’的觀念,乃是為了消除人類社會不平的爭端而提出的。”13對于體現老子“以弱克剛”領導策略的這一章,約翰·海德解釋說:“水是變動的,柔軟的,但是水滴石穿。顯而易見,變動、柔弱的東西能夠戰勝一切堅硬和頑強的東西。明智的領導明白‘示弱’比‘逞強’更有效果,‘柔弱’能夠化解強硬的抵抗。領導者無須與整個團隊的力量對抗,他只需要懂得柔弱、包容、任其自然運行即可。領導者會承受很多的壓力,如果他不懂得像水一樣柔弱就會遭受挫折。領導者之所以成為領導,就在于掌握了‘柔軟’的能力。這體現了另外一個悖論:弱即是強。”14不爭,屈順于任何強力的攻擊,這是生活、管理與戰爭中的最高策略,正如水之不爭與守下一樣,“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夫唯不爭,故無尤。”(《道德經》8章)“不爭”與“無為”是同一品質的兩個不同側面,老子以“上善若水”形容上德之人,海德將其作為優秀領導者的行為準則,將“上善若水”翻譯為“英明的領導者像水一樣”,以“水”比喻“領導之道”,從“水”的特性中抽象出作為領導者應當吸取的智慧。

  《道德經》第56章有“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是謂玄同。”其中“玄同”指的是“玄妙齊同的境界”,在老子看來,只有通過“挫銳”“解紛”“和光”“同塵”,才能達到這一和諧的最高境界,“消除個我的固蔽,化除一切的封閉隔閡,超越于世俗褊狹的人倫關系之局限,以開豁的心胸與無所偏的心境去待一切人物。”15就人類社會關系而言,“玄同”指的就是國與國之間和平共處的最佳狀態,各國之間在承認多樣性和差異性基礎上堅守“各美其美”的原則,最終實現“美人之美”“美美與共”的超然狀態。

  (二)“尚和”“貴生”呼應人類命運共同體觀念

  中國傳統文化中自古就有“尚和”的傳統,“和”的理念源遠流長、代代相傳,被孔子視作最高的文化成就,也是道家思想體系中的關系場域焦點,體現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基本價值,在中國文化意識中具有極端的重要性。“和”的概念涵蓋“和諧”“和諧狀態”“和諧性”等,強調個人以及個人所處的一整套關系,指向“一種實現的‘和’狀態,不是簡單地憑借削弱分歧而有的‘相異性’互相容忍,更重要的,是一個創造性與豐富性結果———差異性被協調為導致出一種最佳狀態”16。如何能夠做到人與自身、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其所處的宇宙萬物的和諧相處?《道德經》所強調的“攝生”“貴生”“自愛”和“長生久視”為此提供了回應。儒家和道家或隱或顯都把“生”(“命”/“氣”/“形”/“神”/“性”)認識為某種由種種互補力量的相互作用構成和產生自身運動的不斷進行的過程,《道德經》有:“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動之于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之厚。”也就是說,這個世界到處埋伏著危險,生命隨時受到威脅,故應防患未然,方為“深根固柢,長生久視之道”。道教經典《老子想爾注》更是將“生”代替“人”,而與道、天、地并列為“域中四大”,認為“生”是“道的別體”,是道在天地間的具體顯現,無生命即無大道。道家生命倫理的基本價值取向“尚和”“貴生”,決于老子道生萬物的宇宙觀,使道家的哲學具有一種本質上的積極進取精神,為近世學者尋求消弭人類占有沖動、緩和人類社會沖突的努力指明了方向17。

  新時期以來,中國向世界發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時代最強音,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從歷史和哲學高度向世界闡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具體內涵,呼吁國際社會攜手共建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構建新時代“人類命運共同體”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走出一條彼此并存、和合共生的保障世界安全的新路。道家思想體系中的“尚和”哲學能夠有效指導國際社會共同謀求和平、合作、公平與共贏,尋求人類共同利益和共同價值,打造持久、和平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1.戰爭與“和平”

  王力《老子研究》第6章“道用”設專節剖析“非戰”思想,認為“老子之非戰,根于守柔。守柔,斯不爭矣”。“老子斥爭、非戰,即戰矣,亦唯為客而不為主,退尺而不進寸;有城可攻而不攻,有地可略而不略……”1820世紀初,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標志著西方理性文化的終結和機器文明的崩潰。面對戰爭的到來,宗教組織癱瘓,即使名望很高的學者和教會領袖也無法把人們從戰爭的陰云中拯救出來。劫后余生,許多學者對西方文化進行了認真的檢討,對西方文明深感絕望。他們在東方文化特別是中國人的生活智慧中,尋找到一種根置于自然本能、追求和諧、遵循宇宙規律的理想樣態,認為只有這種向內用力、十分含蓄的文化才是解救歐洲危機的“良藥”。老子哲學中反對戰爭(“夫兵者,不祥之器”“大軍之后,必有兇年”)、主張和諧的觀點,引起一大批拋棄了歐洲中心主義和西方文化優越論的文化學者的共鳴,他們認識到老子思想對于消弭人類占有沖動、緩和人類社會沖突所具有的時代性意義。

  學者們在與東方文化的接觸與碰撞中發現《道德經》反戰、斥戰的和平理念對于緩解社會的沖突與動蕩具有時代性的意義。他們厭惡爭斗,反對窮兵黷武,向往老子所描繪的人人“甘其食,美其服,樂其俗,安其居”的和平生活狀態。這一時期,以Arthur Waley為代表的中西方譯者大多在英譯《道德經》文本中凸顯“和平”“反戰”理念。“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天下無道,戎馬生于郊”(《道德經》46章),是《道德經》中和平理念的重要表達,文字生動簡潔,具有深刻的內涵。韋利將之翻譯為:

  When there is Tao in the empire/The galloping steeds are turned back to fertilize the ground by their droppings./When there is not Tao in the empire,/War horses will be reared even on the sacred mounds below the city walls19.

  春秋戰國時期,“馬”既是戰力,又是畜力,兼具戰爭與和平這一雙重含義。“走馬以糞”,意即讓戰馬退還到田間里施糞肥耕田。當統治者治國有道時,就不會戰亂頻繁發生,百姓們就能夠安居樂業;“戎馬生于郊”,指牝馬生駒犢于戰地的郊野,意謂國家政治不上軌道,戰亂不斷,連懷胎的母馬也用來作戰。通過這樣的對比,反映了老子強烈的反戰、厭戰思想,向往“走馬以糞”的和平生活。韋利的翻譯精確再現《道德經》文本初始意義的同時,又表達出向往和平的愿望,在當時的西方社會引起較大轟動。

  在第30章中,老子正面論述了用兵和戰爭的問題:“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其事好還。師之所處,荊棘生焉。大軍之后,必有兇年。”老子認為戰爭是人類最愚昧、最殘酷的行為,“師之所處,荊棘生焉”,“大軍之后,必有兇年”,揭示了戰爭給人們帶來的嚴重后果。韋利對這一論述翻譯如下:

  He who by Tao purposes to help a ruler of man/Will oppose all conquest by force of arms;/For such things are wont to rebound.Where armies are,thorns and brambles grow.The raising of a great host/Is followed by a year of dearth20.

  韋利在此采用了直譯的方式,將老子的用兵之道與戰爭的后果傳達出來。“oppose all conquest by force of arms”即“反對一切的武力征服”,表現出強烈的反戰意識,再現了原文的真實意義。Waley在翻譯“其事好還”時還對“rebound”一詞做了特別解釋:literally,“To be reversed”.He who overcomes by violence will himself be overcome by violence。通過解釋性的翻譯,韋利著意強調武力征戰的后果。同樣,在翻譯“大軍之后,必有兇年”一句時,也對“dearth”進行了更加詳細具體的解釋:This does not only refer to direct destruction,but also to the curse that war brings upon herds and crops by its intrinsic“balefulness”。韋利認為戰爭除了帶來人民直接破壞之外,還帶來了一些潛在的自然災難。譯文中直接表現出譯者對戰爭的厭惡與對和平的渴望。

  2.治理與“和諧”

  上文提及因美國總統里根國情咨文而獲高額版權的譯者史蒂芬·米歇爾(Stephen Mitchell)在譯文出版前言中明確指出,《道德經》五千文字中處處流溢著老子對社會的深切關懷,《道德經》本質上是一部關于治國理政藝術的宏論21。作為文學家和暢銷作家,米歇爾意識到《道德經》這一智慧文本的言辭魅力,以詩性的話語傳遞著《道德經》的智慧,參考眾多其他的英文、德文和法文譯本,注重彰顯國家治理、社會和諧與身心和諧理念。

  為了將玄妙、典雅和充滿智慧的《道德經》“和諧”理念傳達給英美讀者,米歇爾對意味雋永、萬花筒似的《道德經》文本常采取變通的方式,努力使現代讀者能夠更容易地理解譯文。他把一些西方現代讀者難以理解的涉及中國古代社會生活、生產的詞匯變成他們日常生活中常見的物象。“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天下無道,戎馬生于郊”章,米歇爾譯文如下:When a country is in harmony with the Tao,factories make trucks and tractors,and when a country goes counter to the Tao,warheads are stockpiled outside the cities.要理解其中的“走馬以糞”和“戎馬生于郊”的物象,讀者需要對馬背作戰的古代生活進行譬喻性投射。米歇爾為了現代讀者接受的便利,為使道家典籍為現代生活提供必要的智慧引導,使用了許多現代工業社會才有的物象,如factories,trucks,tractors and cities等進行現代化替代,將智慧的長鏡頭拉至人們生活的當下,使得國家治理方略與當時的城市、工廠、卡車、導彈頭等聯系起來,鉤織了二戰后期待社會發展卻又遭遇經濟滯漲的城市生活場景,表現出對安定有序、和諧社會的渴望。用詞方面,米歇爾翻譯“有道”時選用“in harmony with the Tao”,而非“in accordance with”和“in line with”等同義詞,意在營造一種和平、寧靜的氛圍。

  又如,《道德經》第80章:“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是《道德經》中對小國寡民政治思想的具體闡述,此為老子在古代農村社會基礎上所理想化的民間生活情景,外譯后在西方社會中引起了很大關注!兜赖陆洝沸衙袼枷氤珜У氖且环N和平安定有序的社會生活,唯其如此,方可“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米歇爾譯文是:People enjoy their food,/take pleasure in being with their families,/spend weekends working in their gardens,/delight in the doings of the neighborhood22。他將老子主張“小國寡民”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轉化為英美人日常生活的寫照。其實,他是針對當代美國社會經濟滯漲、人心浮躁、鋪張浪費、離婚率高、人際關系淡漠等社會現象,對老子文本進行趨向化改寫,表達了他對和諧生活的愿望和關注,希望人們通過閱讀道家典籍,獲得和諧生活的指導:家人團聚其樂融融、周末居家安靜祥和、熱心公益互相關心。尤其是“delight in the doings of the neighbourhood”一句很容易在西方讀者心目中產生“Love thy neighbours as thyself”的互文聯想效果。

  類似這樣的轉換在米歇爾的譯本中并不罕見,他甚至對思想過于古奧的某些章節進行思想內容上的趨向性闡釋,以彰顯和諧生活的彌足珍貴!兜赖陆洝返59章:“治人事天,莫若嗇。夫唯嗇,是謂早服;早服謂之重積德;重積德則無不克;無不克則莫之其極;莫知其極,可以有國;有國之母,可以長久;是謂深根固柢,長生久視之道。”這一章的重點在于講“嗇”,講治國養生的“長生久視之道”,對于如何去應對自然(天)則只字未提。林希逸認為“事天”當作“養生”解23。為幫助美國當代大眾更好體認中國式治國養生的抽象概念,米歇爾將這一章“夫唯嗇”以下對于“嗇”的具體闡發譯為:The mark of a moderate man/is freedom from his own ideas./Tolerant like the sky,/all-pervading like sunlight,/firm like a mountain,/supple like a tree in the wind,/he has no destination in view/and makes use of anything/life happens to bring his way./Nothing is impossible for him./Because he has let go,/he can care for the people’s welfare/as a mother cares for her child。譯文中充盈著普世的圓融和諧,不僅為治國養生提供智慧引導,能令各行各業的人們從中獲得心靈的指導。又如第六十八章有關于“用人之道”和“克敵之道”的箴言:“善衛士者,不武;善戰者,不怒;善勝敵者,不與;善用人者,為之下。”米歇爾將其“普適化”,以期對現代社會的各行各業有所啟示:The best athlete/wants his opponent at his best./The best general/enters the mind of his enemy./The best businessman/serves the communal good./The best leader/follows the will of the people.

  結語

  各種不同思維視域或文化背景的相互交融是一個古老而現實的精神努力之趨向。在全球化的語境下,文明的“地域歷史”已然為“世界歷史”所取代,人類傳統的地方框架的時空經驗正嬗變為全球的整齊劃一的經驗“座架”!兜赖陆洝肥俏覈兰覍W派和道教最著名的一部經典。它綜羅百代,廣博精微,短短五千文,以“道”為核心,建構了上至帝王御世,下至隱士修身,蘊涵無比豐富的哲理體系。隨著中國的發展和崛起,國際漢學研究出現前所未有的快速發展和繁榮,《道德經》因研究者眾多、成果豐碩、且影響巨大,被尊為“漢學中的漢學”。

  西方對包括《道德經》在內的中國哲學及其實踐的借鑒與挪用,“是他們重新認識西方價值和生活方式的有用工具,為他們提供了超越西方價值的東西,提供了不僅是逃避而更是獲得政治解放的道路。……已經給新時代運動注入了一整套觀念和方法,涉及如個人成長、健康、心理以及生態等領域。”24在國際社會謀求對話和交流的大背景下,對《道德經》思想意涵所彰顯的世界性意義的剖析,不僅有利于新時期中國文化海外話語體系的構建,也能夠使我們更好地反觀自身,獲得發展的內驅力。在當今世界經濟全球化、文化多元化的語境下,這種具有典型意義的個案研究,能夠有效回答“傳統”在與全球化的遭遇中走向何方、如何秉承“傳統”并實現“轉化性創造”等世界性問題,為新時期的古今、中西文明互鑒提供典范意義。

  注釋

  1王一川:《雜語溝通》,湖北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第60-68頁。
  2John C.H.Wu.Tao Teh Ching.Boston&London:Shambhala,1990,p.I.
  3張少康:《中國文學理論批評發展史》,北京大學出版社1996年版,第58-61頁。
  4引自陳鼓應:《老子今注今譯》,商務印書館2004年版,第68頁。
  5Lionel Giles.“Foreword of Tao Te Ching”,Tao Te Ching.translated by Ch’u Ta-kao.London:Unwin Paperbacks,1982,pp.9-10.
  6(法)弗朗索瓦·于連:《圣人無意:或哲學的他者》,商務印書館2004年版,第34頁。
  7(法)弗朗索瓦·于連:《圣人無意:或哲學的他者》,商務印書館2004年版,第38頁。
  8(德)伽達默爾:《真理與方法:哲學詮釋學的基本特征》,上海譯文出版社2004年版,第5-6頁。
  9安樂哲、郝大維:《〈道德經〉與關聯性的宇宙論---一種詮釋性的語脈》,《求是學刊》2003年第2期。
  10陳鼓應:《老子今注今譯》,商務印書館2004年版,第14頁。
  11陳明:《當代西方心理學的哲學轉向及其對道家思想借鑒與融合》,《湖湘論壇》2017年第5期。
  12呂錫琛:《善政的追尋---道家治道及其踐行研究》,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64-66頁。
  13John Heider.The Tao of Leadership:The Ancient Wisdom of the Tao Te Ching.Atlatas:Humanics Publishing(now:Green Dragon Publishing Group),1985,p.121.
  14陳鼓應:《老子今注今譯》,商務印書館2004年版,第61頁。
  15John Heider.The Tao of Leadership:The Ancient Wisdom of the Tao Te Ching.Atlatas:Humanics Publishing(now:Green Dragon Publishing Group),1985,p.155.
  16陳鼓應:《老子注譯及評介》,中華書局1984年版,第283頁。
  17楊朝明:《孔子文化獎學術精粹叢書·安樂哲卷》,華夏出版社2015年版,第245-246頁。
  18李紅霞:《海德格爾對〈老子〉的現象學與存在論解說》,《江漢論壇》2019年第2期。
  19王力:《老子研究》,上海書店1992年版(據商務印書館1928年版影印),第91-94頁。
  20Arthur Waley.The Library of Chinese Classics-Lao Zi.Hunan People’s Publishing House/Foreign Languages Press,1999,p.99.
  21Arthur Waley.The Library of Chinese Classics-Lao Zi.Hunan People’s Publishing House/Foreign Languages Press,1999,p.63.
  22Stephen Mitchell.Tao Te Ching.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1988,p.vii.
  23Stephen Mitchell.Tao Te Ching.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1988,p.91.
  24陳鼓應:《老子今注今譯》,商務印書館2004年版,第288頁。
  25(美)J.J.克拉克:《東方啟蒙:東西方思想的遭遇》,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154-155頁。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河南11选5任5走势图 000157个股资料股票行情 南方福彩双彩网 小额理财投资是真的吗 江苏快三彩票怎么玩 上海快3遗漏图表 3d杀码公式百分之百 为为贷理财平台 广东体育彩票快乐10分 福律体彩36选7开奖结果 三个骰子大小开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