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法律論文 > 電子遺囑的類型及其發展問題探討

電子遺囑的類型及其發展問題探討

時間:2019-12-31 10:12作者:施孝超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電子遺囑的類型及其發展問題探討的文章,立遺囑人通過訂立遺囑詳細規劃遺產分配,是其生前自由處分權延續的意志體現。傳統意義上,遺囑訂立分為記錄遺囑內容、見證或公證、簽名三步驟。

  摘    要: 目前,電子遺囑作為一種新型遺囑形式開始進入人們的視野,但我國立法規定尚處于空白。文章通過對電子遺囑進行分類分析,建議我國立法在科學定義電子遺囑效力的同時,科學界定電子遺囑的形式,將電子遺囑納入到法律的調整范圍,以適應時代發展的需求。

  關鍵詞: 電子遺囑; 遺囑形式; 網絡技術;

  Abstract: At present,as a new form of will,electronic will begins to enter people's view,but the legislation in this field in China is still blank. Through the classified analysis of e-will,this paper suggests that the legislation in China should define the form of e-will scientifically while defining the effect of e-will scientifically,and bring e-will into the scope of legal adjustment,so as to meet the needs of the development of the times.

  Keyword: electronic will; the form of will; network technique;

  立遺囑人通過訂立遺囑詳細規劃遺產分配,是其生前自由處分權延續的意志體現。傳統意義上,遺囑訂立分為記錄遺囑內容、見證或公證、簽名三步驟。根據我國《繼承法》,遺囑形式主要包括自書遺囑、代書遺囑、錄音遺囑以及特殊情況下的口頭遺囑。近年來,隨著科技的發展,遺囑往往使用電子媒介書寫、簽署或載入證明,越來越多的人選擇電子媒介來作為自身遺囑,因而不少地方基層法院民事法庭逐漸被要求審理判斷電子遺囑的有效性。

  一、學術界關于電子遺囑的爭論焦點

  目前學術界較為認可的觀點為:電子遺囑是遺囑人對本人遺產的分配意思輸入存儲于計算機內,在簽署具有遺囑認證的數字簽名后,通過網絡見證、公證或營利性公司保管的一種遺囑形式。雖然現階段電子遺囑并不屬于《繼承法》規定的法定遺囑的訂立形式,其法律效力也有待商榷,但學者們已經為法院和立法機關提供了各類處理電子遺囑爭議的建議。例如,通過數字簽名和數據加密技術應用提供技術支持;通過立法等手段使其規范化、合法化;將其與各個軟件、賬戶綁定并同步到遺囑托管平臺;建立電子遺囑公證制度等。[1,2,3,4]學者們的建議焦點主要集中在“電子遺囑”是否應該被認為是“有效”或“無效”的問題上,以及在什么標準下評估一份“電子遺囑”的合法性。

  二、電子遺囑的類型

  “電子遺囑”現階段根據存儲方式可以分為三種不同類型:離線電子遺囑、在線電子遺囑和合格保管人電子遺囑。

  (一)離線電子遺囑

  離線電子遺囑,又稱脫機電子遺囑,是由遺囑人自己簡單地鍵入或通過手寫筆“手寫”意思內容并簽署電子簽名(或專用電子印章、電子指紋),[5]存儲在本地電子設備硬盤驅動器上的遺囑。這一類型的電子遺囑也包括遺囑人可能不使用傳統臺式計算機而使用諸如筆記本電腦、平板電腦或任何其他能夠存儲電子文檔的電子設備,進行創建、書寫和本地保存,并不需要通過網絡連接上傳的遺囑。
 

電子遺囑的類型及其發展問題探討
 

  離線電子遺囑一般要求存在證人見證,該特點與公證遺囑以及口頭遺囑較為類似。一般情況下,在已書寫遺囑的電子文件執行前,遺囑人、證人(至少2個)應當在該電子文檔中進行電子簽名或電子捺印;存在現場遺囑執行人的,在兩名證人在場的情況下,遺囑執行人也需要在該文件上電子簽名,繼而執行遺囑。

  離線電子遺囑在執行過程中遇到的最大問題在于證實其自身“真實性”。因為計算機復制品與原作沒有什么區別,且無法證明哪一個文件版本是原件,容易受到遺囑執行人的欺詐。除了識別版本“原始性”之外,學者們還擔心離線電子文檔存在被“黑客”篡改或修改的可能,而這對于審理檢驗遺囑“真實性”的法庭來說是很難發現和辨別的。

  目前有一種技術方案可用于評估離線電子遺囑是否真實——與電子文檔相關聯的“元數據”,[6]又稱中介數據,即數據的數據(data about data),主要是描述數據屬性的信息,用來支持如指示存儲位置、歷史數據、資源查找、文件記錄等功能。通過元數據可知離線電子遺囑被創建后是否已經被更改,從而幫助解決“真實性”的爭議。但是,涉及元數據的訴訟很繁雜和昂貴,并且耗費大量司法資源。即使在元數據存在的情況下,法庭在審理過程中也必須將離線電子遺囑內容全文加以審視并逐句聯系上下文,并在明確和有說服力的證據佐證下確定遺囑的有效性。例如,如果存在多份離線的電子遺囑,其他人在查看某電子遺囑后(該遺囑內容聲稱為“最終版本”),修改遺囑原意或隱藏部分內容。雖然根據元數據得知其該內容已更改,但由于無法復原,容易發生法庭采納其他遺囑或根據法定繼承得出判決而導致遺囑執行情況與遺囑人意志完全悖逆的情況。因此,元數據證據不能是“萬能藥”,而是像法院運用其他數字證據一樣,必須在審理過程中加以權衡與反復論證。

  未來,離線電子遺囑很可能變得更加普遍,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創建離線電子遺囑,法院和立法機構需要預見性地將其視為有效標的種類加以審視。

  (二)在線電子遺囑

  相較于離線電子遺囑的“獨立性”(遺囑人獨自一人便可訂立完成),在線電子遺囑需要通過網絡搭建第三方平臺(或網站),是遺囑人使用第三方服務創建或存儲的電子遺囑。值得注意的是,第三方服務不承擔存儲遺囑人遺囑的義務,不受電子遺囑存儲的特殊規則或規定的限制。在現實中,遺囑人在該項服務的選擇上具有偶然性,遺囑人可能因為已經有了具體平臺(或網站)的現有帳戶,而不是因為第三方服務建議的平臺來創建或存儲遺囑。

  值得注意的是,在線電子遺囑的創建可能受到與第三方服務使用協議的制約。例如,某遺囑人在使用某一互聯網平臺存儲服務存儲電子遺囑副本前,必須在平臺上注冊帳戶,并在《服務使用協議》一欄選項中點擊“我同意”,而幾乎所有互聯網用戶跳過閱讀協議環節,忽略其中可能存在數據保存的相關條款,諸如“賬戶長時間未訪問,平臺將對該用戶發出安全通知,在通知期后,存儲在該未訪問帳戶中的所有文件將被刪除”。如果兩年后,該遺囑人去世,盡管他已經與多人告知過他在某平臺賬戶上存儲了電子遺囑并且遺產分配根據該遺囑內容執行,但他的遺產管理人發現該遺囑根據網絡公司的服務條款已被從賬戶中刪除,最終出現無遺囑可執行的局面。此種情況下,法院存在兩難局面:是應遺囑內容相關人員訴求判決網絡公司恢復賬戶數據重建遺囑?還是認定遺囑事實上已經遺失了,根據法定繼承等方式分配死者遺產。

  關于在線遺囑內容“真實性”的證明也應考慮到第三方因素。假設在遺囑人死后,其遺囑執行人發現遺囑人在某網站賬戶中保存了一個名為“遺囑”的保密私人文檔,法庭是否可應申請對該信息中的文檔內容及元數據進行執行公開。因為,與在第三方服務上創建的在線電子遺囑相關聯的元數據由第三方擁有,而不是由遺囑人擁有。如果第三方應要求公開元數據,顯示其賬戶在遺囑人過世后曾被登陸,遺囑內容被多次查看甚至被修改,該份遺囑的效力該如何認定。

  從上面的例子中可知,法院和立法機構需要預見性地對在線電子遺囑設立認定標準,因為在線電子遺囑與離線電子遺囑一樣可具有法律效力。此外,法院和立法機構還需要對如何處理服務協議與個體賬戶中電子遺囑的法律關系做出具體解釋。

  (三)合格保管人電子遺囑

  合格保管人電子遺囑,是建立在一個盈利性實體承擔一個“合格保管人”的基礎上,根據國家的規章制度來創建、執行和存儲的電子遺囑。在電子遺囑的創建上,該類遺囑與在線電子遺囑有所區分,“合格保管人”通過網絡攝像頭提供證人或公證服務,并承諾將遺囑人的遺囑以可保存的格式存貯到未來數年內。

  相較于在線和離線電子遺囑,合格保管人存儲的電子遺囑對真實性的證明要求并不高,因為托管人幾乎純粹是發揮收集和存儲作用,關鍵在于后續保存缺乏安全性以及存在欺詐可能性,而合格的保管人可以迅速解決這兩個問題。例如,通過記錄一個在線執行儀式,合格的托管人可以確保收集并保存遺囑意圖;通過確保遺囑人的遺囑能夠持續數年或數十年,合格的保管人可以消除遺囑人對于遺囑滅失的擔憂;并且,一個理想、穩定的保管人角色,對于法庭采納該份遺囑內容具有應然證明力。

  與在線和離線電子遺囑不同的是,合格保管人電子遺囑訂立方式和手續過程具有對遺囑人的告知、警示和保護功能,因此更類似于“公證遺囑”形式。對遺囑人錄像證據保存的完整性以及遺囑人遺產處置敘述內容的詳細程度,有助于法庭確定遺囑程序是否正當合法,以及遺囑內容是否為遺囑人真實意思表示。而其最大的隱患在于保管人本身作為盈利性實體企業或公司,其存續運營時間是否超出遺囑保管期間;而實體一旦注銷、合并、破產,其保管的電子遺囑如何繼續保存將成為最核心問題。

  三、電子遺囑的發展機遇與困境

  部分學者發現一些潛在因素仍然阻礙電子遺囑繼續發展,其中包括:(1)技術障礙,如缺乏能提供充分認證的軟件;[7](2)社會障礙,如律師不傾向于幫助訂立電子遺囑;(3)經濟障礙,如實施新技術的費用;(4)動機障礙,如缺乏對電子遺囑潛在利益承認的動力;[8](5)由于新技術的變化而產生的過時障礙;(6)新變革的抵制情緒等。但在電子設備、云服務和社交網絡迅速發展的今天,之前學者探討的這些潛在阻礙因素或許將不復存在。

  唯一讓電子遺囑難以解決的困境在于,法院和立法機構在立法、解釋此類問題時須遵循法律框架體系與嚴密思維邏輯,并預估其所帶來的法律后果。盡管幾百年來遺囑的訂立和執行相關的手續沒有明顯變化,但對于電子遺囑的出現,還是讓我們看到我國《繼承法》仍有較大空間需要進一步完善與補充。筆者建議可以從以下三個方面為電子遺囑有效運行提供相對穩定的法律環境支持:一是放寬傳統法律要式行為,優先追求遺囑真實性的同時放寬對遺囑傳統要件形式要求,不對其書寫載體做唯一標準,軟化遺囑載體形式嚴格性,為“合法”承認電子遺囑提供可能;二是確立電子遺囑書成立的最低標準與法律責任,明確第三方提供電子遺囑服務的準入要求,規范電子遺囑“保管人”的法律責任,對第三人惡意篡改遺囑內容的行為做出相應法律處罰條款,并指明遺囑繼承人的法律救濟途徑;三是提供有效強大的技術保障,設立相應鑒定機構或第三方技術程序,對電子遺囑的意思真實性、程序有效性做出甄別、鑒定,為仲裁機構、法院提供規范的專業意見報告,輔助其做出正確裁判。今后法院和立法機構不論如何確定遺囑的法定形式,都應以追求最大程度地保障遺囑人的遺囑意思自由為價值目標,這不僅包括財產的處分自由,也應然包含對遺囑形式的選擇自由。

  參考文獻

  [1]葛婉平.網絡遺囑效力研究[D].揚州大學,2015.
  [2] 劉珂.“網絡遺囑”的合法性研究[J].職工法律天地,2016,(3).
  [3]盧樂寧.網絡遺囑的效力初探[J].法制博覽,2015,(2).
  [4]袁驍華.電子遺囑的法律地位及其效力規則[J].淮海工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4,(8).
  [5]李新輝.未來公證機構開展電子公證確認身份和電子簽名應注意的幾個問題[J].中國公證,2012,(12).
  [6]呂秋培,解素芳,李新利,等.關于元數據及其應用[J].檔案學通訊,2003,(3).
  [7]陳瓏.電子遺囑的效力探析[D].南昌大學,2016.
  [8]鄒曉玫.網絡遺囑服務的法律困境及對策研究[J].黑龍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學院學報,2016,(10).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河南11选5任5走势图 下载江西快三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果蔬开奖 秒速牛牛必去盛大 纯股票交流群微信 大家千万别赌幸运飞艇 股票融资鑫配资 甘肃泳坛夺金开奖号码 北京pk拾官方网址 好彩1数字 真钱棋牌平台大厅